首頁 古代言情 宮闈宅斗 冰山王爺強寵小萌妃

第26章 相談甚歡

冰山王爺強寵小萌妃 卿妝妝 3022 2019-11-16 14:46:38

  花想容這一份情意,讓冉心悅打定心意留下來,其一為了磨練一番,其二是要借助飛仙樓藏身,暗中將那幾個歹人的事兒徹查清楚。

  對著銅鏡戴上了那枚面具,冉心悅心里雜陳,猶記得穿越過來的那一天,婢女純洱正拿著一面說屬于她的恐怖青面獠牙面具。若不是偶然的機會見到她悄悄前往沉月苑,她也不會開始對她產生了疑心。

  “心悅,在想什么呢,這么入神?”不知道什么時候,花想容走了進來,見她呆呆地望著銅鏡,關切地問道。

  “姐姐,我想好了,我決定留在飛仙樓?!?p>  簡單幾字,讓花想容感動不已,“真的?心悅,你說的可是真的?”

  冉心悅鄭重地點了點頭,這幾天發生的事兒實在是讓人應接不暇,她要沉淀下來,默默磨煉。穿越前拍過的戲應該能派上用場,至少在這察言觀色的飛仙樓當中?!笆堑?,心悅還得依仗姐姐收留呢!”

  “哪里的話,只要心悅愿意留下來,姐姐比什么都高興?!被ㄏ肴萦行┰S激動,臉上頓時綻放出一朵小花來?!霸谶@飛仙樓里,姐姐敢肯定說,只要你肯下功夫去學習,將來定然對你有好處?!?p>  針對目前的情況,冉心悅也只好這樣了。

  也許,這是個新的開始。

  “對了,姐姐,心悅擔心母親的身體,外公的去世對她打擊頗大,要是允許的話,心悅想悄悄回去探視一番?!比叫膼傉埱蟮?。想起那匆匆的一別,母親的哭喊,仍舊歷歷在目。

  她有這份孝心是好事,可是,花想容擔憂,要是她回到相府之中,即使是悄悄潛回去,也難免不會叫人瞧見。要是被瞧見的話,她的處境可能就變得危險了。

  得知她的身份后,花想容還曾派人去相府打聽了一番,那冉楓對她的失蹤根本不上心,對外稱冉心悅仍留在了將軍府。若是她貿貿然回去,那冉楓會做出什么對她不利的事兒呢?再說了,外界傳言代王欲要迎娶冉若汐,讓心悅知道了,那她得多傷心。

  “嗯,心悅知道姐姐為心悅著想,可是,讓母親擔憂,心悅也于心不忍。只要讓母親知道心悅平安,心悅就心滿意足了?!?p>  “這個好辦,要不這樣,我派個精明一些的婢女與你,讓她將你平安的消息傳遞給你母親,你說這樣可好?”君塵風交代了,一定要絕對保證冉心悅的安危??磥?,她在君塵風的心目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當初買下她的決定是正確的。

  冉心悅連連點頭,為今之計,也只好這樣了。

  經過精心打扮之后,冉心悅戴著那半截面具就出門了。一身桃紅的紗衣,緊緊勾勒出少女特有的身姿。冉心悅梳著的正是飛仙樓特有的發髻,簡單的頭飾,就足以讓冉心悅行在熱鬧的大街上回頭率倍增。

  跟在身后的并不是花想容所說的婢女。

  在飛仙樓中,每一個女子,臉上特有的笑意,如初一轍,而那婢女,跟在身后許久了,也未曾見她露出半點笑容來。想罷,冉心悅明白了花想容的苦心。

  “小姐,你看,前面就是相府了?!惫樟藗€彎,如意便開口道。其實飛仙樓跟相府相距并不遙遠,僅僅隔了幾條大街。

  望著漆著金粉的“相府”二字,冉心悅的心很不是滋味。她還未曾這樣看過自家的大門呢,而這次駐足在門前,竟有一種說不上的陌生感覺。也對,自從穿越而至之后,她根本沒有機會游歷完整一個相府。

  “好了,你將這個字條交給一個叫黛兒的婢女?!闭f罷,冉心悅將一只粉色的玉鐲摘了下來遞給她,“如意,記住了,你一定要親手交給那個叫黛兒的婢女,其他人一概不可。也不要叫人瞧著了?!?p>  如意連連點頭,接過冉心悅手中的東西,道了一聲放心。

  “對了,如意,我就在前面的鴻門樓等你?!比叫膼偵焓置嗣前虢孛婢?,抿著櫻紅的嬌唇道。

  “知道了,小姐,如意去去就來,不會讓小姐久等?!币娙叫膼傸c頭,如意才小心翼翼地沿著相府的高墻走去。

  但愿如意能將消息傳遞給娘。

  回首望了望那可以說得上是熟悉的地方,冉心悅嘆了一口氣,徑直往鴻門樓走去。

  鴻門樓是君云國最大的玩樂之地,共三層之高,首層四面通透,招待四面八方吃飯的客人,設有歌舞和說書,二樓則是品茶閣,只招待有身份地位的貴客,而三樓則是上等的廂房,當然,只有銀子才能勉強住上一兩晚。后院更是不得了,各種古玩見不得光的交易。這里簡直就是現在的多功能俱樂部。

  才走近鴻門樓的大門前,兩字排開的小二輕輕打量著冉心悅,有人不懷好意地問道,“姑娘,你是不是走錯了地方?我們這兒只招待正經人家生意?!?p>  冉心悅一聽,心里有氣,也壓制起來,誰叫她穿著相對最保守的衣裳了,還是讓人瞧不起?!芭?,難道本姑娘不是正經人家么?”說罷,冉心悅掏出一枚鑲金的玉佩,在那店小二面前揚了揚,那店小二馬上賠笑,“咳咳,原來是逍遙王的朋友,怪小人眼賤,姑娘里面請?!?p>  什么?這是君塵風的東西?

  冉心悅忙收了起來,該死的君塵風,好像陰魂不散似的,不過,現在借他的名氣浪一下也是不錯的嘛!

  “不知姑娘是住店還是品茶呢?”那店小二獻媚般問道。

  “品茶?!比叫膼偤唵蚊髁说??!澳钦埞媚镫S小人來?!钡晷《R上哈著腰在前面帶路,一樓的客人瞬間被冉心悅所吸引。盈盈的一笑讓人忘記了手中的筷子,廢掉了還沒吞咽的肉塊。

  “對了,等一下我家婢女來接我,叫如意,你們直接領她來見我便是?!狈讲抛?,冉心悅不忘吩咐道。店小二殷勤地擦著已經透亮如鏡的桌子,小心翼翼地倒著茶。倚著欄桿,冉心悅望著樓下往來的人龍,抿嘴一笑。

  “好的,好的,姑娘需要點什么,盡管吩咐小人?!钡购貌?,店小二弓著腰陪著笑臉,目光一直溜溜地在冉心悅身上打量。

  冉心悅心里冷笑,人就是這么現實,花娘果然說得沒錯。

  忽然,眸光一瞥,對面不遠處的一桌,談笑宴宴,那臉容,那身影,冉心悅心中思念了千萬遍。那不是君墨兮么?

  而他身旁坐著的嬌弱女子,一顰一笑間,散發著仙氣,與君墨兮正相談甚歡。

  “姑娘?”店小二見她失神,輕聲喚了一下。

  冉心悅回過神來,明知故問道,“小二,你瞧見那女子沒?美得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似的。她是何人?”

  “嗯?”店小二順著她的素指一看,笑了笑,“姑娘有所不知啦,她是相府的三小姐。美倒是很美,可是不及二小姐呢!傳說二小姐是咱們君云國第一美人呢!”

  “哦,你見過了嗎?”君云國第一美人,可冉心悅幾次瞧著冉若依,從來都不覺得她配得上這個稱號。這并不是出自女人之間的嫉妒心,也不知道這傳言究竟何來。

  “呵呵,姑娘就不要取笑小人了,小人哪有這個福分見見咱們君云國第一美人啊。不過,見過三小姐后,那二小姐必然很美?!钡晷《娦薪忉尩??!安贿^……”

  “不過什么?”見他吞吞吐吐,冉心悅追問道。

  店小二忙打住了話題,“姑娘,人家的事兒,我這個鴻門樓小二哪里知道那么多,一切只不過道聽途說罷了,對了,小人馬上為姑娘準備點心?!闭f著,店小二心有余悸地往君墨兮的方向望了望,咚咚咚地跑開了。

  冉心悅仍舊望著君墨兮那兒,忽然,君墨兮轉了過來,與她四目相對,明顯怔住了。

  這一對望,冉心悅倒是表現得淡定,有著面具的遮擋,他也不太可能認得出來,嘴角上揚,素指熟練地拿捏起精致的茶瓷杯,朝君墨兮一敬,便把臉別開。

  可是,心跳已經將她出賣了。

  “代王,怎么啦?那女子是誰呀?”一直陪著君墨兮說著話的冉若汐也注意到他方才的舉動,下意識地朝冉心悅方向望了望。

  君墨兮搖了搖頭,“本王也未曾見過這個女子呢!”不知怎的,越望這個女子,君墨兮心頭總有一種道不清言不明的熟悉感覺。

  “瞧她打扮,摘下面具定然是個美人呢!”冉若汐見他未有過的失神,開玩笑道。

  “哦?”君墨兮回到眼前的女子,笑了起來,“可是在本王的心中,最美的就只有若汐你一人啊,其他女人對本王而言,全是浮云?!?p>  君墨兮竭力將憐愛全部給予她,可也不知道究竟中了什么邪,總忍不住朝對面女子看去。

  很快,如意匆忙趕來了。

  冉心悅給了她一記顏色,如意微微點頭?!昂昧?,我們回去吧!”

  “是,小姐?!闭f罷,忙向前扶著冉心悅,同時從懷中掏出碎銀擱置在桌上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