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古代言情 宮闈宅斗 冰山王爺強寵小萌妃

第29章 重新開始

冰山王爺強寵小萌妃 卿妝妝 3067 2019-11-19 15:24:57

  哎呀,未央辰天馬上輕搖羽靈扇壓壓驚。

  “辰天?!?p>  “在?!蔽囱氤教祚R上應答,看來日后恐怕多了一項新任務。

  正如他所想,君墨兮重重地吐了一口氣,道,“你給本王死死盯住了那君塵風,不要讓他纏著心悅?!?p>  “是?!辈灰尵龎m風纏著冉心悅,真是可笑,自己卻背叛她跟三小姐你儂我儂,好不郎情妾意。要是讓冉心悅知道了真相,那畫面也是醉了。

  花想容說得話一直縈繞在耳畔,冉心悅不想去相信。

  夜長得仿佛永遠不會天亮似一般。

  好不容易進入了夢鄉,如同夢魘似的死死糾纏著她,紅妝一片,漫天的花瓣悠揚而下,所經之處一片艷紅。

  奏樂時而清晰時而空靈,冉心悅忽然獨自走在那紅色花瓣鋪就的路上,四下無人。

  怎么這樣的情景讓人熟悉呢?

  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?

  忽然,在不遠前,一抹熟悉的身影逐漸變得清晰可見,那輪廓,那臉容,正儒雅地朝她笑著,輕啟唇瓣,“心悅,本王等你許久了?!?p>  “代王……”冉心悅本能地朝他邁著步子,眼見就要朝他靠近之時,另一抹嬌弱的身子橫生在他們之間。

  “姐姐,三妹妹最愛代王了?!?p>  “本王也只愛若汐一人,哈哈哈……”

  哈哈哈……鋪天蓋地的冷笑襲來,冉心悅驚叫起來,瞬間就醒來了。

  “姑娘是否作噩夢了?!蹦张阍谒纳砼?,小聲問道。冉心悅輕輕點頭,回想起那一個夢,不覺凄涼起來。

  難道君塵風跟花想容都都知道些什么,都隱瞞著她?

  “姑娘,喝點水?!鼻扑n白的面容,墨菊居然有點心疼,她敬佩冉心悅的膽識,也對她的來歷充滿了好奇。其實,作為飛仙樓中的一名侍婢,她沒有任何資格去打聽。

  喝過水后,冉心悅才又昏昏睡了過去。

  昨夜,跟未央辰天聊過后,君墨兮總是擔心那君塵風處處糾纏著冉心悅,就連與冉若汐相約泛湖也爽約了,徑直就往飛仙樓而去。

  白天,前來飛仙樓的客人并不多,只有三三兩兩酒醒后自行離去的客人,整個大堂空蕩蕩的。

  此時,姑娘更多的是在補眠好迎接晚上的場子。

  花想容見君墨兮進門的那一刻,立馬笑意得如春風般迎了上去,“見過代王!代王來得這么早,姑娘們還沒醒來呢!要不花娘命人喚醒她們來給代王作陪?”

  “哦,本王只是來走走散心,隨便點就好?!?p>  隨便點,花想容怎么會不明白男人的花腸子,馬上命人將飛仙樓幾個鎮樓金寶貝喚來作陪。那幾個金寶貝一聽是代王君墨兮,馬上精心打扮了一番。

  在此之前,花想容時刻陪在君墨兮進了高雅的廂房,正好跟后院冉心悅閣樓的房間相對著。

  花想容馬上給他倒茶,“代王,請喝茶?!?p>  話才說完,那幾個金寶貝便嬌聲連連依次進來,個個打扮露骨,抹胸里衣,僅透薄的紗衣遮擋,臉上帶著各色各樣的半截面具,十分小巧精致。君墨兮一看,簡直傻眼了。

  “噢,代王,這是飛仙樓新出的特色。為的是為客人們營造神秘的氣氛,老常對著一張熟識的臉,看都看厭了?!被ㄏ肴菀娝悬c驚愕,忙解釋道。

  君墨兮細細地瞧著這幾個姑娘,鶯鶯燕燕,花枝招展,正賣力地在他的跟前賣弄著,瞧了幾圈后,也沒有發現昨日在鴻門樓所遇見的那個姑娘,便開口詢問,“花娘,最近飛仙樓有沒有新的姑娘呢?”

  “喲,難不成代王是嫌棄花娘這飛仙樓的姑娘了?”花想容立即像是意識到什么似的,果然,君塵風早交代下的事兒,此刻正派上用場。那姑娘們所佩戴的面具也是連夜趕造出來的,根據等級,每一人的面具的含金量也不同?!按?,每年快進入盛夏的時候,才會有新的姑娘到來呢!”

  “原來這樣,花娘也別見怪,本王只是隨口問問而已?!闭f著,眸光四處流連。

  花想容識趣地自行告退。

  這會,冉心悅才從睡夢中醒來,那夢之后,就沒有做夢了,只是覺得身子有些疲倦,慵懶地趴在了窗前發呆,也不梳洗。

  忽然,不經意轉過頭去的時候,正瞥見對面廂房出現了一抹熟悉的身影,那不是君墨兮么?

  冉心悅一個激靈,整個人都來勁了,馬上伸手捏起面具戴上。

  不知怎的,她竟然會這么害怕被他瞧見。

  這里可是飛仙樓。

  或許在冉心悅的心中,對飛仙樓仍多多少少有些抗拒。戲中,青樓從來都是不干凈的地方,即使守身如玉,在他人眼中,也是污穢不堪。

  她不能讓君墨兮知道她在這兒,不然,在他心中,她百口難辨。

  “姑娘,請用早膳?!背炼⌒囊硪淼財[著豐盛的早點,那滿滿一桌,比起相府,竟然待遇還要好。冉心悅知道,花想容是真心對她好,昨夜說的話,每每想起來,冉心悅就后悔不已了。

  “花娘呢?”冉心悅簡單梳洗后,坐在桌旁,輕聲問道。

  沉冬指了指對面,道,“姑娘,花娘在招呼貴客呢!”

  貴客,那是君墨兮吧!

  “哦,我們飛仙樓白天不是不接待客人的嗎?”冉心悅竟然忍不住明知故問,想要得到更加確切的答案。而花娘安排了白天讓她熟悉飛仙樓的情況,這會,君墨兮在,她居然不敢出去了。

  “那可是咱們君云國的代王啊?!蹦沼悬c喜悅地說道,“代王從來都是半夜才來飛仙樓,這還是第一次在白天來呢。我們都沒有好好見過代王,好想見一見呀?!?p>  見?冉心悅恐怕是避之不及吧!“對了,姑娘,用完早膳,如意姐姐會過來陪姑娘熟悉四周的環境?!?p>  “好?!比叫膼偽⑽Ⅻc頭,優雅地用起了早膳,二人呆呆地望著她,這教養,在飛仙樓恐怕找不到第二人吧,而每一個姑娘都會經過多次反復地調教才有拿得出手的優雅風姿,而她舉手投足間,散發著淡淡的高貴味道。

  雖然吃得有多慢得多慢,如意踏著時辰來了。

  冉心悅知道,這并不能逃脫得了,硬著頭皮上了,或許,這也是學習的第一步罷了。

  走下小閣樓,穿過小徑,很快就到了飛仙樓的大堂。整個大堂裝飾堂皇,四面相折的樓梯依次連著樓上的倚欄,望著這樣的結構,居然有點似土家的樓房。頭頂上飄揚地垂下來輕柔的紗絹,上面繡著栩栩如生的美人圖,衣著暴露。盈盈的笑意,曼妙的身子,露著雪白的酥胸,修長的大長腿有意無意展露出來,讓人血脈井噴。四條樓梯相連在大堂中央的舞臺之上。

  這里,比演繹過的戲,這兒渾然天成,簡直就是男人的天堂。

  對于煙花楊柳之地,冉心悅從來都是鄙夷,想不到,此刻,她的想法恐怕要改寫了。這兒,不僅是男人的天堂,也是女人的舞臺。

  就在冉心悅走神的時候,二樓倚欄處,一記熾熱的眸光只緊緊追隨著她的身影。

  冉心悅站在花臺下,望著這精美的大堂,不禁感嘆起來,想到日后將會在這兒開始新的生活,心里難免泛起了陣陣的漣漪。此刻,臉上的面具顯得甸甸沉重。

  “小姐,這個花臺并不是每一個姑娘都有機會登上去,只有飛仙樓頭牌才有資格站在上面。據上次站在上面的姑娘,至今都已經好幾年了。這些年來,還沒有一個姑娘能站在上面呢?!比缫庹f著這話的時候,眼眸里閃著精光緊緊地看著冉心悅。

  對于花娘這么在乎的姑娘,定有她的過人之處。

  冉心悅微微抿嘴一笑,自然明白她的話中話。偌大的飛仙樓,沒有客人的時候,顯得有些冷清。昨夜灑下的美酒仍舊散發著濃濃的淳意氣息。圍繞著這花臺,整整齊齊地擺放著滾圓的大木桌,鋪著華麗的桌布,幾近一樣擺放著水果美酒,一塵不染。

  “想不到沒有客人的時候,花娘還如此的用心?!比叫膼傆Φ?,目光所到之處,都被打掃得干干凈凈,沒有一個死角,這又跟她印象中的青樓不一樣了。

  如意也笑著道,“小姐,花娘的要求高著呢。她不但對每一位姑娘要求奇高,對飛仙樓的每一個角落都親力親為,布置精美??腿藖淼搅诉@,如臨仙境,這才是花娘的目的?!?p>  “嗯?!比叫膼傸c了點頭,開始對這兒有了些好感。

  忽然,抬眸的時候,迎上了倚在二樓憑欄的君墨兮,冉心悅有些兒驚慌,使勁地讓自己鎮定著。心中暗自嘲笑道,都已經這樣了,任憑一百張嘴也解釋不清楚呢!

  這會,君墨兮目光灼熱,那在鴻門樓遇見的戴面具女人就是她,果然是飛仙樓的女人。那她會不會就是冉心悅呢?

  要是她就是冉心悅的話,那又為何還留在這里,莫不是若汐所作的一切她都曉得了?

  君墨兮心里沒底,也不知道為何會這么在意冉心悅。明明一開始只是利用她而登上君云國未來的王位而已,而現在,好似一切都變得不受控制了一般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