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古代言情 宮闈宅斗 冰山王爺強寵小萌妃

第52章 討要

冰山王爺強寵小萌妃 卿妝妝 3025 2019-12-09 21:12:54

  冉若汐睜著染上殺意的眸子道,“給我毒藥!”

  “毒藥?”聽到冉若汐說出這兩個字之時,林岸整個人都呆住了。她不是要調理好身子備孕嗎,要毒藥害誰?

  可林岸也是個聰明之人,眼前的冉若汐是當今受寵的代王側妃,既然她開口了,要是他拒絕的話,她也會另找其他人要。而他跟蕭洛煙的關系,她遲早有一天都會知曉的,何不趁此之前跟她籠絡好關系。

  “對,我要那種無色無味,讓人無法察覺,在沉睡中安穩死去也不會叫人發現的毒藥。若汐知道,這樣的毒藥,環視整個君云國,就只有你有?!比饺粝槃萁o了他高帽,“而林太醫是娘最信任的人,自然也是若汐信得過的人?!?p>  冉若汐話中有話。

  “老夫倒有一種毒藥,不過,需要些時間配制?!绷职稕]有馬上答允,繞了一個圈,而她要毒藥的目的,林岸也不太清楚。當年蕭洛煙偷偷拿走他的毒藥,要是讓人知曉了,他定然吃不了兜著走。

  “那大概需要多長的時間?”冉若汐有些迫不及待了,因為離冉心悅跟代王大婚還有兩月。

  “三天?!?p>  “三天?”那實在是太好了,三天的時間,她剛好可以實施她的計劃。不過,找誰下手才萬無一失呢?冉若汐從來都不會打沒有準備好的戰役。

  林岸瞇著眼瞧著沉思的冉若汐,這一點,她跟蕭洛煙一樣,表面溫順如綿羊,實際上,毒如蛇羯,為了自身的利益,毫不猶豫禍害他人?!皞儒?,先讓老夫給你把脈視診一番,三天后將調養身子的補藥跟你要的東西一并親自給你送來?!?p>  “好?!比饺粝娝绱怂?,露出了帶著兇殘的笑意來。

  坐在苑落的小花園涼亭下,南宮妍大口大口地吃著蜂蜜糕,過來添茶的婢女聞著蜂蜜的清香,煞有介事地稟告道,“夫人,聽說梨落苑那兒,側妃一行人被突如其來的蜜蜂襲擊了呢?!?p>  “什么時候的事兒?”南宮妍放下手中的糕點,驚訝問道。

  黛兒豎著耳朵聽。

  那婢女斟好了茶水,緩緩走到一旁,道,“就方才?!?p>  “活該。讓她們欺負小姐,蜜蜂都看不過眼了?!摈靸洪_心地小聲嘀咕。冉心悅閉唇盈盈地笑著,那狂蜂散真是厲害的很,應該下重幾錢的分量才是。

  聽著那婢女眉飛色舞地描述著當時發生的情景,仿佛是親歷其中。南宮妍憂心起來了,瞧著桌上的蜂蜜糕,轉向冉心悅柔聲道,“心悅,娘以后不吃蜂蜜糕了,要是那蜜蜂蜇到你可怎么辦?”

  冉心悅喝著的茶水,噎住了。突然想起了一句話:養兒一百歲,長憂九十九。

  “娘,我跟那蜜蜂無冤無仇,也沒做什么虧心事,那蜜蜂才不會找上我的。蜂蜜糕是我拿手的糕點,娘也愛吃,以后,心悅有空就給娘做糕點吃?!比叫膼偛[笑,一副撒嬌模樣就要往她的懷里鉆來?!坝心镉H疼愛著的感覺真好?!?p>  “這孩子?!蹦蠈m妍開心地笑了笑,緊緊地抓住她的小手,要是這一刻是永恒該多好。不知怎的,總覺得最近的身體狀況不太好,吃了些蜂蜜糕,竟然神清氣爽多了?!澳锊惶蹛勰闾蹛壅l呢?”

  黛兒望著這溫情的一幕,心里甜甜的。

  在不遠處的花圃后,純洱瞇著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這兒。

  果然,冉心悅變得不一樣了,跟從前的那個大小姐判若兩人,她一定要將這兒的情況稟告二夫人才是。

  如今,純洱只能留在了淑香苑。她也知道,要討好竇姝湘才能在婢女中有點兒威望,才不至于讓人瞧輕了。

  三天過去,林岸果然親自給冉若汐送來安補調理的藥物,還有她需要的毒藥。

  東西準備好了,那下手的人選自然要挑好。

  她冉若依不是一直想當代王的妃嗎?

  “二姐姐,”冉若汐邀請冉若依到梨落苑一坐,瞧著她無精打采的神色,輕輕啟唇,“二姐姐,好像有心事?”

  “哦,沒有。側妃想多了?!比舨皇锹犇锪サ脑?,她冉若依才不會來見她,還得喚她側妃。

  “二姐姐,不要聲聲叫若汐側妃,生分了?!狈畔虏璐杀?,冉若汐突然柔柔一笑,“二姐姐,你有沒有覺得姐姐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,一回來對其他苑落就給了個下馬威。嘖嘖嘖,要不是姨娘跟若汐哭訴,若汐還不敢相信。想來也是,過些時日,姐姐就與代王大婚了,那當然有資格如此對待我們?!?p>  代王君墨兮一直是她的軟肋。

  “哦,那是欽點的婚事,怎么聽著有點酸酸的味道?”冉若依品著茶,笑道。

  兩年的悲傷時光,冉若依也能挺過來了,如今冉心悅也回來了,她竟然一點嫉妒的心思也沒有。相反,有些同情眼前表現出一副淡定的冉若汐了。

  “二姐姐,若汐知道你深愛著代王?!?p>  被說到心坎里,冉若依也沒有掩飾,柔聲回應道,“這不是眾人皆知的事兒嗎?側妃何必再多提一次?”

  “那若汐寧愿跟二姐姐共同侍奉代王也不要跟冉心悅一起共侍一夫?!比饺粝蝗环畔抡J真地盯著冉若依的眼眸,誠懇道,“其實,代王身邊需要這般傾國傾城的美人,而妹妹這身子孱弱,三天兩日就害一場病?!?p>  冉若依定眼看了看她道,“側妃,我可從來沒有聽聞過有人如你這般。姐姐本來的性子就這樣,側妃也應該知道?!?p>  “可是,二姐姐,有一件事你別忘記了,當初姐姐在梨落苑落水之時,若汐可是什么都看見?!币娝裏o動于衷,冉若汐學著闖王君舟軒的那一手段,尋著她的痛腳威脅道。

  果然,本來一直表現平淡的冉若依面露驚意,也沒有辯解。

  “姐姐當初在梨落苑落水,絕對不是個意外,二姐姐,你說是不是?”冉若汐眉眼一挑,陰郁地說道,“要是二姐姐都不站在妹妹這一邊,姐姐知道了真相,還不將矛頭直往二姐姐身上去。要是二姐姐覺得這沒什么,可慘了柳姨娘呢!”

  對呀,這兩年,原本一直還風風光光的娘,也處處被人欺負著。若真的讓冉心悅知道當年她落水是她在背后推了一把,她豈能不會報復與她?這么一想,心里陡然一涼?!澳悄憔烤瓜胍趺礃??”

  “哈哈,若汐就知道二姐姐比誰都聰明,只要二姐姐幫我將這東西放進姐姐的茶水中,若汐就會幫助二姐姐成為代王的側妃?!闭f著,冉若汐手按在石桌上,緩緩地將一包黃紙包裹的東西推給了她,“二姐姐要不要幫這個忙,還請二姐姐好好考慮著。即使不為了自己,也為柳姨娘打算一番?!?p>  “這是什么東西?”冉若依警惕起來。

  “不用擔心,這只不過是讓姐姐的容顏暫時發生變化而已?!?p>  冉若依還沒答應,冉若汐就起身緩緩離去。

  “你能這么肯定她冉若依就會幫你?”待冉若汐行至房門前,君舟軒正站在一旁久候著輕道。她跟冉若依見面那一刻,君舟軒就瞧著一清二楚?!翱峙履愕娜缫馑惚P會落空吧!”

  “闖王,若汐對自己的計劃有信心。你還記得冉心悅落水的那一次嗎?正是若汐將那冉心悅誘騙而來,故意制造了個機會給她,果然,她沒有令我失望,一把毫不猶豫就將冉心悅推到那寒潭之中。不過,算冉心悅福大命大,居然沒有死去,反而改變了容貌?!闭f到此事的時候,冉若汐恨得牙癢癢。

  君舟軒冷冷一笑,忽然轉身望向了君云苑,“不過,冉心悅就算與君墨兮成婚,也不會影響點什么?沒有了南宮家族的支撐,冉心悅在君墨兮的眼中也沒有了利用的價值,如今,你也成為了君墨兮的側妃,何必多此一舉?”

  “多此一舉?在闖王看來,這是若汐多此一舉的事兒,但在若汐的心中,絕對不會跟她冉心悅共侍一夫。我要的不是側妃這個頭銜,我要當代王名正言順的正妃?!比饺粝蛔忠活D道。

  這樣,君舟軒總算明白了,女人之間的斗爭,比起他們男人的爭斗,要激烈萬倍?!昂?,本王說過,本王會助你一臂之力?!?p>  “不需要了,這點小事,若汐能自己處理妥當。只是日后,請闖王不要這樣明目張膽地來梨落苑,畢竟叔嫂有別,讓人瞧著,對若汐的名譽有影響?!比饺粝淅湔f道。她跟他之間只是相互利用罷了。

  面對她的話語,君舟軒沒有生氣,這樣的女子,更好控制一些。

  而冉若依望著石桌上的那一包東西,心里十分忐忑。一邊是母親柳蕙,另一邊是她自己曾經犯下的錯事。以現在冉心悅的性子,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她。她不能再這樣頹廢下去,娘跟自己的性命可緊緊捏在自己的手中。

  呵,冉若汐,你竟然敢威脅我,還會這么好心助我成為代王側妃,只不過是借我的手除去冉心悅罷了。

  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